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滩头的博客

有些梦,需要用字表达;有些事,需要用心体会

 
 
 

日志

 
 
关于我

写字是寂寞的,所以请你与我一起同行。本博文字除特别注明外,均为博主原创。

网易考拉推荐

山芋粥的味道(原创)  

2008-09-17 10:18:24|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白滩头

 

 

儿子到家门前一下车就一遛烟地跑了,喊他,巷口远远地传来他的声音:去看猫呢!

门前的空地终于没了,地皮有了下家,人家要砌房子了,四棵桃树终免不了被遗弃的命运。能有什么办法呢,辛辛苦苦地长了五年,结了三年的果,让主人实实在在地喜悦了近2000个日日夜夜,终等到了被连根挖起的结局。主人改变不了它们的前途,无奈得很,当一户农家辗转邻居的口,要它们中茂盛的一棵做门前屋后的景致时,主人忙不迭地答应了,并恳求农户能否顺便照顾一下其余三棵的感受,农户只要的是能结好果果的其中的一棵,相中的是实实在在的结果,客气地拒绝了。至于树丛中栖息的猫和猫的两个孩子,就更是无人给予适当的关怀了,本来就是流了浪的猫,生生死死,哪顾得着。不过,无了家的猫也许早就适应了人的抛弃,倒也没有太强烈的意见,依然穿行在巷头屋尾,维持着继续活下去的欲望。

儿子去看猫,也是他对这些生命的眷顾,在他的眼里,这些流浪的猫永远是他童年的玩侣。既然呼喊是徒劳的,他的影子我也看不到了,那就让他去吧,他比猫幸福得多,累了还有个家回。

我开门回家,老婆有会没回来,没有懒的理由,便着手准备晚餐。中午的菜肴可口得很,早已杯盘狼藉,成了水池里的油花点点。涮盆抹灶的当口,心思不由打起了墙角一堆山芋的主意。那些山芋带着满身的泥土就在那里,无章法地与些蔬菜倚在一起,看着我的忙碌与快乐。

这年头,乡下种山芋的人家少了,猪肉的涨价并没有给一般的农家带来养猪的欲望,哪样不涨呢,农家看中的是到底能得到多少的实惠,养猪算来算去掐八遍指头也是不太划算的,那么山芋也就没有了旧日蔓延乡村的昌盛。好在我们这些洗了脚进了城的人尚有一点念旧的情怀,时节到了,总会念叨着从泥土里寻找一些东西来满足内心的感喟,而山芋恰恰充当了这个角色,所以还在农村生息的父母每年总得牺牲一块土地,为我们的怀旧做些力所能及的贡献。

其实,街上有好些烤山芋的,时髦的说法叫烤红薯。铁桶做的炉子支在每个热闹的街角,就在我们的来来去去中散发着诱人的香味。我倒是给儿子买过几次,自己却不是经常地想。小时候,山芋吃地太多了。每家每户的自留地里几乎到时节都要种上很多的山芋,山芋给人吃,山芋藤给猪吃,山芋实在吃不了了,猪也享受一些。

曾经看过远音尘的一篇文字,细说了对山芋的回忆和温馨,当时心里也是暖洋洋的忆起一些远去的光阴。昨天,和一位朋友聊天,她说她对山芋也是无比的喜欢和眷顾。我心底里也是刹那地起了笑意,生活走得不算远,山芋还在我们的记忆里,它可从不曾淡出我的生活呐。

记忆里,老屋的东边有三四分土地的样子,是黄土,据奶奶讲,最适宜种山芋了,事实上也就种的山芋,山芋藤的茂盛和无休止的蔓延,使放学回家的我们不能避免地与它们常常纠缠在一起,少年的我是没有太多的理会的,这是年少时陪伴着我们生长的最普通不过的植物,平常得使我们长大走进城市后有很长一段时间还是不能细想起它们的模样。

那时,每次放学回家都对奶奶嚷嚷我饿的时候,奶奶总不免从红彤彤的灶堂里用火叉叉出两三只烤得油汪汪香喷喷的山芋扔在灶台上,山芋吃得再多也是香的,就是顿顿有它,我们也是不能拒绝的,捧在手心,烫得手掌在不停地跳舞,那也顾不得了,急呼呼撕去薄薄的外衣,舌头打着滚地咬它一口,免不了地觉得那是最香甜的享受了。

也有时,中午没菜做汤的时候,我和哥哥也会打起山芋的主意。旧日,农村里吃饭不能没汤,地里菜蔬要是丰盈,弄上点韭菜芹菜炒炒百叶那是不错的了,只是偶尔也有青黄不接的时候,玉米饭一直免不了的硬,需要点汤水方能免去喉咙的痛苦,那无论如何的要做些汤水下下饭了。山芋汤,就是我们常做的。烧法参照芋头羹的做法,只是那是我们就叫芋头汤,不叫芋头羹,这是我们城市化的结果,知识一点的缘故。把山芋去皮,切成一块块小方块,扔进锅里烧开,也就放点盐,点几滴油花,出锅的时候洒些蒜花而已,一家人倒也你争我抢的把一大锅的山芋汤呼噜呼噜扫荡干净,留下满屋山芋的甜甜的气息,多少年后仍然氲氤在心里。

脑海里常常的记忆是,山芋从地里刨出来,堆满了屋子整整一个东南角,早上,晚上都要拾上一篮子到门前的塘里一个个的洗干净,切成一大块一大块的煮成玉米山芋粥。有了山芋的加盟,玉米粥才不至于照出人影子来,老老少少的大碗里才有着很醉心的踏实。晚上昏暗的油灯下,收拾好碗筷,或是母亲,或是祖母,少不了的一项饭后运动便是从门前的晒场上拖来山芋藤切上一大堆。这可是圈里的那些可爱的猪们衷心期待的时刻,它们看不见灶塘里跳跃的火焰和锅台上腾腾的热气,但它们照例是可以闻得着山芋藤在开水里翻滚而抑制不住随炊烟而去的味道的,在厨房里我们就可以隐隐听到那低沉持久的欢吟。每次,大人们都会用铲子敲着锅沿欢快地唠叨,这些个畜生,都等不及了呢。

慢慢地,我们陆续走出了乡村,走进了钢筋水泥的城市,也渐渐远离了山芋的视野。那些山芋终究随着时光的流逝,随着生活的变迁,不再成为我们不可或缺的依赖,倒是成了我们茶余饭后的不能自禁的念想了。

尽管我们每日不停为有个更现代的生活而奔波,但始终还是不能轻易地淡忘山芋,因为它们曾经是那样用心地哺育过我们。就象今晚,要煮山芋粥了,漫不经心中,平常的生活再次和山芋相遇,我从心眼里还是忍不住的欢喜着。细心挑三只体形匀称优雅的山芋,先让它们在水龙头下欢快地洗好澡,再在用刨子慢慢地削尽皮衣,刀锋与它们肌肤相亲的时候,我听到了山芋和我们重逢的喜悦,在锅里它们再次快乐地笑了,能又一次与肤色白润的大米一起无间,它们无疑是舒心和安逸的。

手指颤动之后,蓝色的火苗温暖地跳跃起来。儿子早已回来,在客厅里为着他每日的学业在孜孜不倦,老婆还没回来。而我则手持一本《读者》,找一个小凳,在厨房里安静地坐下来,一边读着一些关于回忆和生活的文字,一边期待着山芋粥的香味能快快的氲氤开来。

                                                                                                               2007.12

  评论这张
 
阅读(197)|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